Salus的質量分析師 - 品質與純度的把關者

2022/07/07
Salus的質量分析師 - 品質與純度的把關者
Salus的產品為什麼聞名於全世界,原因在於它的品質與純度,在這個品質與純度的關卡,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靈魂人物,那就是Salus的質量分析師,前陣子有德國的醫藥醫學雜誌來專訪...

Salus的質量分析師- 品質與純度的把關者

Salus的產品為什麼聞名於全世界,原因在於它的品質與純度,莎露斯對於原料的品管相當嚴格,因為Salus知道,唯有純淨無污染的植物才能有最高的活性與效能。

在這個品質與純度的關卡,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靈魂人物,那就是Salus的質量分析師,前陣子德國的醫藥醫學雜誌有記者來專訪... 

Salus職人專訪:Salus品管分析師──Johanna Bohrer

身為一位負責品管的製藥技術員(PTA

品管(quality control)這個詞相信對製造業發達的台灣來說並不陌生,國際標準組織(ISO)給它的定義是:「品質管理的一部分,致力於滿足品質要求。」

也就是經由專業的技術,配合生產流程,來檢驗各個階段中的產品品質。

Johanna Bohrer身為製藥助理已經有15年以上的資歷,也在德國的公共藥局工作了許多年,在累積了許多實務經驗之後,她發現自己其實對於藥品的研發、製造與測試更有熱忱,寧願待在安靜的實驗室做許許多多的試驗。於是,她來到Salus Pharma,在Salus製藥的實驗室擔任品管分析師。今天,她跟我們分享為什麼她會如此執著於製藥這件事。

Q:請問你是如何成為一位專業製藥助理的?

J:其實是我的媽媽給了我這個想法的,在8年級(相當於台灣國二、國三的時期)的時候,學生將會面臨未來志向的選擇,並開始實習的課程,我一直都對科學有興趣,又是個外向而且喜歡交朋友的人,所以媽媽對我說:「那要不要去藥局實習呢?」

藥局的實習真的非常多樣化,每天都讓我很興奮。像是在實習期間指導主管允許我參與製作茶包的配方,從混和內容物、包裝到貼標籤出售,讓我感受到製成成品的成就感,我非常的喜歡。後來在選擇職業學校的時候,去參觀了慕尼黑(Munich)的製藥技術學校(PTA School),學校當天示範了基礎乳霜的製作方法,對我來說,那真的是突破性的發展,讓我完完全全對實驗室裡的技術著了迷。於是從2006年起到2008年,我決定每天花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,從基姆湖畔的小鎮Priem通車到慕尼黑去學習,在車上的一個小時還能複習課業或準備考試。

Q:所以從2006年到2008年你都在學校學習,畢業之後呢?就在藥局任職了嗎?

J:沒錯,而且我任職的地方就是我在8年級的時候實習的藥局,可以說是非常得心應手。在那裏工作了13個月之後,我申請到澳大利亞工作了四個月。

Q:從澳大利亞回來之後,你有再回到藥局工作嗎?

J:我回來之後去了羅森海姆(Rosenheim)的Alte Apotheke(德國的一家連鎖藥局),在那裏工作了七年,主要的工作是在配藥實驗室,負責調配製作食譜和處方,還負責提供一些心臟病專科的藥物。由於處在後台的工作比在藥局櫃檯的時間還要多,我開始逐漸意識到,實驗室才是我嚮往的工作領域,我在實驗室能夠獨立、平靜地工作,在處方的調配方面也能更加進步。

Q:那麼你後來是怎麼來到Salus的?

J:工作到了一個階段之後,我總覺得想要做些什麼改變。我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還想要再進修學習?或者是要重新調整、重新定位自己的專業?但是學校

中關於實作的專業其實已經都學過了,繼續深究那些理論並不是我想要的,於是我投了履歷給一些製藥公司,面試之後的感覺其實也都不是很明確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。一直到踏進了Salus,我到今天都還是覺得我選對了地方。

Q:這是不是說,即使你正在尋求改變,即使一切都還不明確,你還是隱約地知道你想要走的道路呢?

J:我想是的,而且在當時我很幸運能夠同時擁有許多選擇的機會,像是微生物學研究員還有動物實驗研究員等,但是微生物學對我來說太過單一,而且我並不喜歡動物實驗,所以並沒有選擇他們。在Salus,我所做的工作更接近製藥技術,而且和我熟悉的藥局工作仍然有著連結,讓我不致於和我當初所學的背道而馳。

Q:那麼你在Salus Pharma工作多久了呢?

J:從20172月以來就一直工作到現在。

Q:你現在的工作是什麼呢?

J:我現在是一位負責品管分析的製藥技術員

Q:可以說明一下你一天的工作是什麼呢?

J:我目前負責的是進貨原料以及製成品的品質管制與分析。比如說,今天進了一批洋甘菊,初步的工作就是確認原料的正確性,簡單來說就像是根據藥典做身分調查那樣,確認產地、數量這些基本訊息,之後會在實驗室進行高效液相色譜分析法,確定純度、含量等。在製成產品的時候我也會進行分析測驗,以確保成品的品質。

Q:那你可以說是從原料生產鏈的最開始著手呢!

J:沒錯喔!如果沒有品管分析這個部門,基本上什麼都做不了呢,因為在Salus中,原物料的品質是很重要的,是所有產品的基本。

Q:那你有沒有在一般家庭中,發現某一樣產品是經由你的品管而出售的呢?

J:當然有囉,像是這款SalusVollmers綠茶燕麥,幾乎所有的藥局都有大量的進貨需求,許多家庭都有這項產品,我以前的藥局同事每次在為顧客結帳包裝的時候,總是會不自覺地微笑,因為他們知道那是我做的品質管制。

Q:我們了解你之前在藥局的相關工作,也知道你在製藥技術學校(PTA School)學到了製造與分析的技術,那在你轉職Salus的時候,還有需要再進一步培訓什麼特殊的專業知識嗎?

J:其實我在Salus並不需要進行任何特殊培訓,不過在入職的時候有職前訓練,在那段期間,所有Salus的製程都攤在眼前,讓我可以一目了然,好好整合我本身學過的知識、技術與Salus現有的製程與新設備。基本上,我只要學會操作設備,就可以獨力完成我的每日任務了。

Q:雖然你現在已經離開藥局的工作,那你還會向正在做職涯選擇的人推薦藥局的工作嗎?

J:那是當然的,PTA的培訓以及藥局的工作都能夠獲得大量的知識以及實務應用,任務範圍廣大而且多樣,趁著能夠學習的時候,盡量吸收大量的知識與經驗吧!

相關商品
Eurohaus 歐洲屋